鲤鱼乡双性 宫口_强行按住头口爆小说

第一年要五十万,第二年要三十五万,也就是说想要治好父亲的病,至少需要八十五万的资金,对他来说,这是一笔天文数字!

但是为了父亲,他一定要筹集到这笔钱!

“杨波!杨波!干什么呢?又在偷懒?快点来给客人上好茶!”

一声呼喊,把杨波从思虑中拉了出来,他连忙应道:“好,来了!”

杨波抹了一把眼泪,勉强一笑,跑了出去,“来喽!”

杨波为客人倒了一杯茶水,茶水是明前龙井,这是古德斋的规矩,老板会按照客人的尊贵程度,分别说出不同的暗号,而杨波则是要根据这些暗号来倒茶。://efefd

“倒茶”就是身份一般,碧螺春足以应对;“倒好茶”的身份又是上了一层,这时候需用信阳毛尖;若是老板高呼“上好茶”,那么就需要明前龙井了。

店里很少有上明前龙井的时候,所以杨波在上茶之后,还打量了一番,客人五十多岁的样子,正与老板侃侃而谈,而桌上则是放了一件青花棒槌瓶。

青花棒槌瓶瓷色泽深沉,釉色微暗,尚且算是不错的,不过,老板用明前龙井显然算是高抬了。

杨波迅速做出了判断,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他便是进了古玩店做学徒,如今已经是第二个年头了,尽管平时老板并不愿意教导他,但是靠着钻研,杨波还是学到了不少的古玩知识。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他这个时候不可能过去截胡把瓷器买下来,然后转手卖掉!因为截胡是破了规矩,会遭到所有古玩店的,关键是他也没有本钱啊!

每个月工资一千八,为了省钱给父亲治病,他住在店里,每个月给家里寄回一千五,但这还是远远不够!

八十五万就像是巨石压在杨波的胸口!

客人与老板商谈几句,很快便是在老板的三寸不烂之舌下卖出了棒槌瓶,双方交了钱,签了合同。

待得客人离去,老板郭扒皮绕着棒槌瓶走了一圈,面上带着满意的笑容,似乎是得意无人分享,忍不住朝着杨波炫耀道:“这棒槌瓶是清代光绪年制,尽管已经大大不如前代,但是以五万块的价钱买下来,转手就能翻倍!呵呵!”

郭扒皮抱着棒槌瓶朝着内间走去,他要把这瓶子放进保险箱内!

杨波朝着老板勉强一笑,心中却是想着,五万块,这可是五万块,若是有了这笔钱,就可以让父亲先住院治疗了!

苦等到了中午下班时间,杨波走出去买盒饭,郭扒皮为了省钱一般只会给他二十块,每人一份十块的盒饭,杨波为了省钱,会拿自己的那份钱买五块钱的炒饭,这样就能够在午饭中省出晚饭来!

正值中午,阳光毒烈,路上并无多少行人,杨波走在路上,心里仍旧是想着父亲的病情,这种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辞去工作去工地?尽管工地辛苦一些,但是至少赚得更多!

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瘦瘦的身躯,杨波心中踌躇起来。

“小兄弟,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

杨波突然听到路边的声音,他转头看过去,见到一老人衣衫褴褛,倚靠在台阶上,额头布满汗水!

心里微微犹豫,杨波没有回头再看,转身继续朝前走过去,他已是自身难保,这时候哪里还有余力去帮助别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kunlongd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