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口交

酒吧的生意还算不错,我知道这是因为父亲,他的那帮朋友每晚都会过来捧场,既然他们来送钱,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收呢,呵呵。

酒吧里的客人形形色色,他们中有人是教师,有人是医生,还有的是公司白领,可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此刻他们都在舞池中央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

分手的我会送杯酒给他们消愁,相恋的我会送杯酒给他们庆祝,至于的,自己花钱买酒吧,难道你们既想爽还又不想花钱?

这样做生意自然会赔钱,可赔就赔呗,我父亲曾说他从来都没指望我的这间酒吧能赚钱,他给我开这间酒吧,只是想让我玩够了就回家好好陪他们。

咳咳咳!听到这句话我刚入嘴的酒差点就给喷了出来,一个大男人竟然来酒吧喝橙汁,喝橙汁也就算了,还让我们家酒保给他调一杯,这哪来的奇葩?

我放下酒杯,朝声音的方向望去,他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一身职业装,不像是个来的人,应该是第一次来酒吧这种地方,我示意酒保给他榨杯橙汁。

你可以想象的出一个大男人在酒吧一边喝着橙汁一边抽着烟的场景吗?看着他那滑稽的模样我不禁笑出了声,他好像听到了,转身望向了我,为了掩饰尴尬,我让酒保以我的名义递给他一杯酒,可被他竟然拒绝了,真打脸,这么漂亮的一位美女请他喝酒,他竟然不给面子。

“哦,没关系。”原来他不会喝酒,不过说实话他长的还可以,身材看起来也挺结实的,不对啊,我脑子里想什么呢!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怪异的举动,于是连忙将手指夹着的香烟丢进烟灰缸,我这是怎么了,学那个怪人干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kunlongd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