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火凌天 第1章 少年罗昊

”如果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你敢不敢把天捅个窟窿?“

罗昊隐隐中听到有人在对自已说话,而后便陷入了沉重的昏迷中。

突然,一道暴吼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罗昊,我箫万成在断天涯等着杀你。”一道人影朝着罗昊重重的一拳砸来。

“啊,不要。”罗昊一下惊得坐了起来。

这几天他一直在作着这个似是而非的梦,让他很是郁闷。

“断天涯,箫万成?”他口中念着这两个名字。

忽然,他的头脑中一阵轰鸣,一道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不由的一阵苦笑。

罗昊来自地球,只因遭遇了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直接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他现在重生的世界是一个叫作天元大陆的修真世界,这里万族林立,诸圣争霸。只要你能修炼,就可凭借自已的机缘和努力,成就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忽的,他的眼睛又是一阵睁大。还有更加让他震惊的事。

罗昊附身的这个少年竟然是先天圣体?他生而为圣,沐浴圣光降世。他的出生让华族整个亢奋了起来,因为他是天生圣者,他的童子尿也成了家族其他孩子的圣药,被各房的大人争抢着。

一个先天圣体若是成长起来,足以护佑家族千年。

华族是昆吾城四大家族之一,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可以在天才的道路上愈走愈远,但,在一天夜里,在整族强者俱在的情况下,罗昊被人夺基不成,封印了先天圣体。

一个可以护佑家族千年的后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废人。让华族的一场盛世大梦突然崩溃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让他们忍不住的颤粟和愤怒,但一切都于是无补。悲剧已经酿成,若无意外,罗昊将平凡一生,天才这两个字眼与他再无关联。

爷爷懊悔自责之下,追着那位强者的身影缠斗了数千里,终还是功溃一溃。悲愤之下,他决然的吞服了提升实力的丹药,一夜之间将城中三大家族的数位至强者重伤。

但他也是身受重伤,生命弥留之际,他大喝一声:“昊儿,爷爷无能呀,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悲愤交加之下颠狂而死。

他的父亲顾不上接手家族之位,便带着罗昊满世界找人救命

于此同时,罗昊的三叔公莫名成为华族族长。

走遍了大半个天元大陆,使用了无数灵丹宝药,都不能恢复罗昊的先天圣体之后,家族断了他的灵药拱济。

从此,华族多了一位废材少爷,不但外人笑话他,羞辱他。华族内部无论大小都在指责他、孤立他。

那些从小仰其鼻息,一起长大的同辈,更是时不时的欺辱他。让他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那道封印,有如一把锁,锁住了他一身圣血,让他一辈子只能老老实实作个普通人。

曾经让所有天才都黯然失色的先天圣体,成了别人的笑柄,出气筒。他英俊的面孔之上,常会留下别人的脚印。

但即便如此,罗昊也从未停止过修炼,他不甘心,他觉得自已以后一定会再次崛起,现在不过是被封印了而已。不能修炼灵力,那么他便不停的炼体。他一直在修炼一种叫作霸天崩拳的拳法,刚猛独到,是淬体境内不可多得的一种功法。

淬体一重一千斤,若是达到淬体九重大成,便会有万斤之力。

但命运似乎在有意和他开玩笑,前几日,罗昊随族中子弟前去大漠历炼,正是在这一次的任务中,他被人推下了燃着大火的沙坑,在他被送回来的路上,直接让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另一个罗昊,占据了这具身体。

罗昊感受着他的不甘和屈辱,更有一丝倔强的自傲,说道:“放心,你的不甘我会替你实现,你的屈辱,我会给你踏平。先天圣体的辉煌,我会替你延续。我会告诉那帮小子,宁欺白发翁,莫欺少年穷。现在别太张狂,将来不定谁辉煌。”

感受到他的意念,那道灵魂慢慢的消散在天地中,罗昊重重的出了一口气。

“儿子,你醒了?”看着儿子醒了过来,一个男子走来,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罗昊笑了笑,心道:“想必这个就是罗昊的父亲罗成吧,真是少妇杀手呀,不过,即然占了你的躯体,你的父亲便是我的父亲。”

当下忙道:“爹,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罗成没想到儿子会说这样的话,心里还想着是儿子遭逢大难后终于长大了。这让他一阵心酸。

罗昊忽的想起梦中的情景,问道:“父亲,断天涯在哪,还有,箫万成是谁?”

罗成一笑,道:“断天涯据说是天地断裂之处,相传从那里可里进入另一个世界,只不知是真是假。箫万成这个人,我听到你总在梦中喊他。但为父却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罗昊苦笑,那个箫万成总说在断天涯等着杀他,真是莫名其妙,好生无聊。

不去想那遥远的事情,罗昊想起了这个世界的初步实力境阶。

淬体一重一千斤力量,九重颠峰万斤之力,之后便可修炼灵力晋阶先天,成就先天。以后真武灵武,成王入圣,这天下哪里都可去得。

但罗昊自从三岁被封,他的血气只要一超过淬体三重,体内就会出现一道光芒,封印他的一切,让他半点不能修炼灵力

不能修炼灵力,便无法晋阶先天之境,更不能向更高的境阶前进。

前世他活得平平淡淡,为生计,被人摆布。罗昊本想着要在这世界有一番作为,替逝去的原主人报仇雪恨,夺回他失去一切,然后驰骋天元,也不枉他重活一世。

正在他叹息之时,他的身体忽的一震,头脑中轰鸣声起,因为两世为人的缘故,他的神魂之力也是变得很是强大。他忙去感应发生了什么。

忽的,他的眼睛一阵睁大,他竟然在自已的脑海中发现了一座宫殿,脑海内怎么能容得下一座宫殿?

他试着冥想,想要在脑海内寻到那座宫殿,看个究竟。

轰隆隆,罗昊脑海之内轰鸣声起,一座浩大的宫殿突兀的飘浮在识海之中。

来不及震惊。罗昊控制自已的神魂慢慢的推开大门。

一块玉牌飘浮在前方,上面镶刻着“兵诀”二字,他下意识的便将玉牌握在了手中。

轰,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欲成兵道者,必先育火之种.......”罗昊仿佛看到一个身着黄金战甲,浑身燃着大火的巨影,挥手间一刀将天地劈开。那道巨影让他不自觉的从灵魂深处颤抖,有如天威。

突然,一道晦涩难懂的信息进入罗昊脑海,罗昊摇摇头,又点点头,叫道:“太好了,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睁开眼一看,他的手中竟然真有一块玉牌。

罗昊擦去额头上的汗,有些气喘,心道:“它说欲成兵道,必先育出火种,可是火种怎么育?”

当时要收起《兵诀》玉牌,突然,一道《炼魂术》的信息自动进入他的脑海,玉牌消失。

“父母媾精之后,一点灵光……元从太虚中来者,我之元神也”随着脑海中的投影讲解,罗昊忽觉自已的神魂有如是出窍一般。

一丝欣喜忽的从心底升起,这玉牌中的《炼魂术》太强大了,现在他能看到不到一里的地方,但假以时日,必能不出家门,了然万里之遥,若是再配合那兵诀?他不也去想。当时,他仿佛看到了一条金光大道出现在了自已脚下。他终于有了重回天才之路的希望。

此时,他的眼中满是光芒闪动,一身气血忽然开始冲击封印。

罗昊眼中闪出战意。看着被压制的气血,他知道,封印不除,他今生便永远是个废人。

这时,罗成领了两个人从外面进来,一个中年人正是他的三叔罗青,他身后跟着一个和罗昊差不多大的少年。

这少年一看到罗昊,头便不自觉的便是昂了起来,嘴角更是向上扬,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是在看他如何再次出丑一般。

罗昊认出了他,他叫罗阳,当初的凶手,如今竟然堂而煌之的走进了他的房间。

他这是在挑畔?罗昊心道,真以为我还是那个好欺负的罗昊么,小子,你得为你的愚蠢付出血的代价。

罗昊站了起来,轻轻的走向罗阳........

这让罗昊的脸色立时便是冷了下来,一股愤怒的力量充斥了他的身体,他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