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火凌天 第2370章 顶雷术

罗昊在炼体,那里不时的会有雷电浮现,然后,被一种特别的网给捕捉到,重新在虚空再编织,他的魂光在动,道祖的境界何其高,只是,刚露头便退了回去。

因为,他发现了异常,他的气息还未完全融合在这身体中,极可能会被起源所感知。

果然,遥远的方位,一团风暴中一只眼出现,他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看了一眼。

自语道“我再次感应到了那个人的气息,他还没死?”

瞬间,它出现在了宇宙的最顶巅处,从那里俯视整个大宇宙,它的气息太过强大,携带着整个起源的力量,压的虚空都在寸寸龟裂,各种风暴不断的生出,让得那里的天空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缝隙。

这又是一尊道祖级的强者,掌控着起源的力量,一经出动便造成了这无比的景象太过可怕。让人胆寒。

“没人能逃脱起源,谁也不行”

它放眼四方宇宙海,然后便是盘了下来。伸手捏了一个诀,将当日罗昊的样子勾画了出来,画在虚空中,有如活过来一般,就盘在他身前,在听他讲经。

当时,道胎中的罗昊都是警觉了,他的魂好像被人拘走了一缕,现在正盘在起源面前唱经,就在他的面前,他看到,那里放着一本残破的经卷,都是由竹片刻下的,那上面更有过火烧过的痕迹,现在,那上面刻下的古符都有如活过来一般,正在轻轻摇动。

“大遗忘术”

罗昊大惊,隔着时空他看到了那一刻,那本古卷竟然是大遗忘术,这让他胆寒,起源从未想过要放过他,现在,他自己那被勾画出来的灵正在对着自己唱经,隔着亿万时空,他依然可以听到阵阵禅唱传来。

当时,他觉得自己的脑海一阵轰鸣,一些记忆竟然都被打包成了符纹,竟然开始在向外透出。

这是大遗忘术之下,他的记忆被打包,要排出这些在起源看来是杂念的东西。

罗昊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这种经文太过逆天,透着时空都能招唤他的魂光,太可怕,究竟是何人所著,可谓天之术。

他努力做到不去聆听那些古卷中的经文,可是,因为那古经其实也算是他自己的魂身在诵唱,这便代表着,他无法避开,耳中就只有那一种声音,有如一个人一直在他的耳边碎碎念,让他无比的烦燥,好想净下心来睡一觉,便是他正在修炼的引火术都是中断了。

“不行,不能这样被度化了”

他的神念一动,勾通了自己的真身,令得那座隐藏他肉身的大阵突然打开了一个缺口,他的气息重新布满天地间,替他的魂光接引下来大量的攻击。

当时,他这片的压力瞬间减少。

“得找到一种可以与之对抗的经文才行,我得打破这种单方面的屠杀”

“兵道,是兵祖的经文,是对等的”他现在直恨自己没有自创经文,不然也不会临时抱佛脚了。

当时,他引动经文,兵法阵图四卷经方在他身前浮动,他现在以道胎的身体来运转这种呼吸,竟然一下激活了。

而让他更加意外的是,随着他现在运转起来兵道的经文,他这周天星脉的身体上的诸般宫穴都在发着微光,显出天宫来。

接着,他大口呼吸,整个身体都在流动着神秘的光环,那感觉,气息顺畅,竟毫无滞涩的感觉,天生与这道胎的星脉相合,接着他体内的血液都被引动了。

那血液很特别,竟然是银色的,有如水银般流动,更是随着呼吸,随着经文声在起伏。晶莹透了,在血管中高速流动。传出惊涛拍岸的声音。

这很惊世,这才是多大的孩子呀,竟然都有着这等威势的修行异相,那将来岂不更逆天,这是他第一次运行这兵道的专属呼吸法!一个号称可以让诸器、兵、物都如生灵般呼吸的至强修行法门。

当时,龙蚁心中悸动,他的身体被不同的力量震憾着,真的太惊人,不敢相信竟然是这般可怕的异相。

至于那些九色鹿的族人,一个个都是身体崩溃到极致,有的都是爬在了地上,真的是五体投地了,他们的四肢百骸都在跟着共震,两种至强的经文发出有如雷音般的道音,让他们欲受不能。

这实在是一种煎熬,明明不朽的经文就在那里,就在耳边,可却无法受听到,真是万世的悲哀呀。

他们只要用心的去听,立时,他们就觉自己的血液如崩开的大坝般,洪水震震,如奔雷般远去,心脏跳动如被人攥住一般,压抑得让人绝望。

而在此时,罗昊启用了本尊招雷,刹那间,速个宇宙都是被雷光所淹没,起源自化上苍,要对罗昊进行最后的审判。

无边的道祖物质横扫天地,两种至强的的力量在宇宙间碰撞,毁灭了一部分星系,令得时空塌陷。

罗昊这是用魂光控制远方的本尊,一时间,他与这胎胎的联系都要中断了,不可能同时有两具身体的,到了最后,他只能断开了联系。

“龙大,麻烦你带我真血前去引开起源,我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融合”

龙蚁头大,可最后却也只能点头,他有如英雄远行般叫道“记住,你久我的,将来一定要还的,我他么太难了,竟然要去帮人顶雷?”

他很憋屈,可还是上路了,破开大宇宙,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

“就这里了,用他真血再造道身,造成假象,罗昊已脱困,来这里劈他呀”

接着,他点燃真血幻化出了罗昊的影子,之后,他率先开溜。

果然,他刚走,那里便爆发了雷霆,一时间,诸天都是陷入恐慌,多少年前的起源大战再起,各种能量交织,将那里淹没了。

“多亏我跑得快,不然绝对会被劈死”

龙蚁心有余悸,向着另一方向逃开了,接着,将另一滴真血引燃,大风暴在那里爆发,将那片天地都打打穿了。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轰!

这一次,龙蚁逃得不够及时,靠得太过近前,受到了池鱼之祸,他遭受到了意想不到的重创,周身都是布满了裂痕。

这让他直骂娘,差点当场炸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现在,他身上的裂痕太密集也太恐怖了,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真的是深可见骨了,他觉得自己即将要四分五裂了。

最终,他咬牙,大叫着向远方逃去。

“风紧,扯乎,再不扯命都没了,小昊子修的是大雷暴术,我他么修的是大顶雷术?”

他无限憋屈,却只能亡命而逃,终于知道罗昊当时是怎么受的苦了,那样都能逃过起源的清算,真不知他是怎么过来的。

当罗昊的两滴真血被摧毁之后,他真身外的大阵也是合扰,他的气息再次消散在天地间,令得许多古老的道统都存异。

各个方向,有熟识罗昊的人也都在疑惑,分不清罗昊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特别是遥远的宇宙边荒,华主都是极目远眺,再次感受到这熟悉的气息,他都是热泪盈眶起来。

“是你么,又回来了,没想到闯起源的那个人真是你?”

而在另一个宇宙方位地,一个美丽的女子也是抬头看向未知。

“是你么,总归还是走上了那条路,命运从未偏离它原有的轧道……去哪里寻你?”

当时,随时罗昊的气息消失,起源眉心皱在一起,他勾画出的罗昊虚影也在消散,这几乎证明,这个人已经不在了。

“别让我再发现你出现”他离开了。

接着大宇宙恢复平静,诸天都是恢复正常,便是一些枯死的老树都再次发芽,开始重新生长。一派生机再续。

特别是起源风暴过后,很多人都发现了,那游离在天地中的能量都是变得浓郁起来,仿佛在召示着。

一场新的变革即将要开始了……